符咒法事- 道教符咒,符咒大全,灵符大全,符咒有哪些,请符咒,买符咒,十大害人符咒,道士的符咒,法事招财,招财法事,法事超度,超度法事,和合法事,桃花法事,爱情法事,回心转意法事,化太岁法事,斩桃花法事,催桃花法事

- 道教符咒,符咒大全,灵符大全,符咒有哪些,请符咒,买符咒,十大害人符咒,道士的符咒,法事招财,招财法事,法事超度,超度法事,和合法事,桃花法事,爱情法事,回心转意法事,化太岁法事,斩桃花法事,催桃花法事

得宠贵妃被指认谋害皇嗣,负气留书出走,皇上看到信急眼了:求嗣法事

admin    2022-09-14    10

那年梨花满落,我初初及笄出阁,京城里上门向阿父求娶提亲的公子,几近踏破府门求嗣法事。

可是阿父都瞧不上,怕他们欺负了这骄纵多年的掌上明珠,使之蒙尘求嗣法事。

法事类型如下:

01.化解太岁法事——解太岁、谢太岁       02.升官晋职法事 ——官运亨通提升政绩    03.文昌考试法事—— 开窍聪慧考试顺利    04.偿还阴债法事—— 生债阴宅逢凶化吉   05.开财门补财库—— 增加财运助旺事业       06.助种生基法事—— 病魔缠身增寿增运   07.催子受孕法事—— 生子布阵子女满堂     08.开运转运法事—— 改运天命一帆风顺    09.催财发财法事—— 偏财运势正财持久    10.化解童子法事—— 姻缘顺利仙灵护佑   11.化解小人法事—— 化解小人防人陷害      12.小儿平安法事—— 驱邪回魂活泼健康  13.超度亡灵法事—— 祭奠亲人早登极乐     14.超度宠物法事—— 人类朋友转生脱苦   15.超度婴灵法事—— 打胎坠胎消灾除难    16.祈福许愿法事—— 许愿还愿祈求祈福

法事类型如下:  01.化解太岁法事——解太岁、谢太岁       02.升官晋职法事 ——官运亨通提升政绩    03.文昌考试法事—— 开窍聪慧考试顺利    04.偿还阴债法事—— 生债阴宅逢凶化吉   05.开财门补财库—— 增加财运助旺事业       06.助种生基法事—— 病魔缠身增寿增运   07.催子受孕法事—— 生子布阵子女满堂     08.开运转运法事—— 改运天命一帆风顺    09.催财发财法事—— 偏财运势正财持久    10.化解童子法事—— 姻缘顺利仙灵护佑   11.化解小人法事—— 化解小人防人陷害      12.小儿平安法事—— 驱邪回魂活泼健康  13.超度亡灵法事—— 祭奠亲人早登极乐     14.超度宠物法事—— 人类朋友转生脱苦   15.超度婴灵法事—— 打胎坠胎消灾除难    16.祈福许愿法事—— 许愿还愿祈求祈福    符咒类型如下:  01.财运符-增财运补财库开运   02.太岁符-化解不利顺利度过   03. 回心符-挽回感情增缘复合  04. 护身符-辟邪镇宅转运护身   05. 学业符 -魁星点斗文昌帝君  06. 开运符-开运转运驱除霉运  07. 桃花符-桃花早到月老姻缘   08. 偏财符-五鬼运财偏财运势  09 .小人符-化解小人是非口舌  10 .事业符-事业有成无往不利  11. 去疾符-药王化疾祛病消愈  12. 健康符-身心健康得偿所愿  13. 平安符-诸事顺利健康平安  14 .和合符-夫妻情感姻缘和合   15.定制符-心有所想 专属定制

符咒类型如下:

01.财运符-增财运补财库开运   02.太岁符-化解不利顺利度过   03. 回心符-挽回感情增缘复合  04. 护身符-辟邪镇宅转运护身   05. 学业符 -魁星点斗文昌帝君  06. 开运符-开运转运驱除霉运  07. 桃花符-桃花早到月老姻缘   08. 偏财符-五鬼运财偏财运势  09 .小人符-化解小人是非口舌  10 .事业符-事业有成无往不利  11. 去疾符-药王化疾祛病消愈  12. 健康符-身心健康得偿所愿  13. 平安符-诸事顺利健康平安  14 .和合符-夫妻情感姻缘和合   15.定制符-心有所想 专属定制

此后三年,我在父兄的保护下过得无忧无虑,丝毫不惧流言求嗣法事。

灯谜节相遇在街头的时候,应当是被明灭的光影和喧闹的人群扰了心神,竟是无端将你看入了眼求嗣法事。

你说倘若来日能迎了娇娇入扶府,必当珍之爱之惜之,让娇娇肆意快活一辈子求嗣法事。

可是李允……你终究还是没有做到求嗣法事。

——楔子

熙和八年的冬天,荣宠数年的珍贵妃终是被废黜名号,贬至才人,移居昏罗阁求嗣法事。

1

在雍帝还是亲王的时候,慕娇娇就是王府里一朵带刺的娇艳红玫瑰,于众含蓄独自绽放的婉约春花中,盛放得灼灼耀眼求嗣法事。

眉目粉黛,青丝如瀑,鹅脸琼鼻,嫣红的小嘴上总是挂着丝骄纵的笑意,仿佛谁都不放在眼里求嗣法事。

明明不是正妃,却自出嫁时就张扬地身着一袭朱红的凤冠霞帔,头戴金丝镂空九曲步摇,身姿娉娉婷婷,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得摇曳生姿,没有半分应当有的胆怯求嗣法事。

后来进了王府后院,更是恃宠而骄,任是谁也管不得求嗣法事。

今日能毫无缘由地不去正院请安,明日能在后花园中当着众人面,罚跪已有生孕四月的溪良人求嗣法事。

后日就能直接派人截了雍王晚间就寝的去路求嗣法事,让原本就惹得众人嫉恨的几点零星恩泽直接干涸……

展开全文

更甚的时候求嗣法事,不经李允的首肯,就带着贴身服侍的若儿闯出府,在京城街道上嚣张策马,脸上的肆意娇媚,是京城世家女子如何也模仿不来的独绝……

后来雍王登基为帝,坐上龙椅,手握象征万人之上高巅权力的玉玺时,所作的第一件事,竟是亲自拟诏下旨晋封慕侧王妃为贵妃求嗣法事。

且赐下“珍”这个惹得朝廷上下顿时议论纷纷,上书直言祸国妖妃的名号求嗣法事。

可是雍帝心意已决,所定之事再无更改求嗣法事。

再后来的几年,珍贵妃骄纵得愈发厉害,每日都能在后宫中变着花样地胡闹,整座宫中都能时常溢满她的银铃脆耳笑声求嗣法事。

雍帝每每下朝听见求嗣法事,不仅不会责罚,甚至还会因此开怀打赏伺候的宫人……

王府两年,后宫八年,这十年韶华风景正好的时光,已经足以让“珍贵妃”这三个字,成为京城所有待嫁女儿最美好的向往求嗣法事。

婉伸郎膝,朝夕相伴,恩宠不改求嗣法事。

可是世间之事最不可捉摸的地方,就在于它的旦夕祸福求嗣法事。

……帝王之心变化无端,帝王之家最是无情求嗣法事。

当年惊艳满京城的十里红妆,高抬大轿,还有这些年的无数艳羡美好,终究是没有抵得过时间的考验求嗣法事。

身怀龙嗣月余的和嫔,不过因为宫宴上不小心与珍贵妃的服饰冲撞,就被其迁怒,当着众人的面举杯直接砸中额头,当场直接昏倒求嗣法事。

后来经过太医诊断,因为和嫔原就身体欠佳,常年虚弱,如今更是因为惊吓过度,所以腹中龙胎……是必然保不住了求嗣法事。

“娇娇,朕已经年过而立之年,膝下却还是没有一子半女求嗣法事。不只是前朝大臣和民间百姓,就是书写史书的御史,都在向朕施加压力,你懂吗?”

“和嫔身体有问题求嗣法事,自己保不住龙胎,与我有何关系!”

“朕不是要责怪你求嗣法事,只是想让你能有时候稍稍地收住些脾性……”

雍帝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慕娇娇仰脸娇声反斥回去,脸上满满都是不知悔改的高傲:“李允,我讨厌你!”然后转身就提着裙摆,在众宫人的簇拥下怒气冲冲地大步回了珍荣宫求嗣法事。

“……娇娇求嗣法事。”

望着红色窈窕逐渐远走的背影,李允只能微微拧着眉轻声叹息,眼中只有寂静的无奈求嗣法事。

他知道娇娇生性骄纵,不喜欢和别人讲道理,只固执地想要身边的人都能顺着她的意而活求嗣法事。

所以往日对其用尽毕生的宽容和耐心,每逢娇娇不知缘由地生气的时候,都会毫不犹豫地放下手中的政务,上前哄着求嗣法事。

可是这次,他停住了习惯向前的步伐求嗣法事。

高大的身体就这样静默无言地停顿在宫外,抬首可见的黑暗,和宫内灯火通彻的光影分界线处,深邃的眼眸里是晦暗不清的神色,说不出辨不明求嗣法事。

身边弯腰曲身,恭敬地打着灯笼的内侍太监李德才,此时更是不敢多言,生怕触了皇上的霉头,得到怪罪求嗣法事。

2

首次,雍帝将近半月没有踏进珍荣宫求嗣法事。

没有过多久求嗣法事,专门替和嫔把脉诊断的刘太医,偶然发现其贴身的香囊首饰间,竟是含有麝香这种宫中禁药!

而且用量极其凶狠,还被人极其有心计地用其他味道较重的香料给无知无觉地掩盖过去求嗣法事。

皇后听后求嗣法事,顿时勃然大怒,拍桌下令彻查六宫,必要寻出这祸害皇嗣龙胎的背后之人!

这一查可谓是皇宫上下全体轰动求嗣法事。

不只和嫔,还有西嫔、房才人、柳嫔这几个位分与之相差不大,又得到过皇上宠幸的妃嫔的宫中,皆被搜到有相同的麝香香囊和衣物,用量也是一模一样,出自同人之手是肯定无疑的求嗣法事。

就是惠妃、端妃这两个在后宫中安分守己,与世无争的人也被殃及,没有逃得过幸免求嗣法事。

此事一出,众妃嫔全部人心惶惶,纷纷跪在皇后的德仁宫外,请求主持公道求嗣法事。

甚至还有些胆大点的求嗣法事,直接就暗指当初端妃和柳嫔的身孕就是因此而没!

最后查来查去,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珍贵妃所在的珍荣宫求嗣法事。

后宫中除了珍贵妃有皇上的特许令,可自由派人出入宫中采购东西,不需要进行明确记录外,再无人还能有这样通天的本领可做到求嗣法事。

毕竟宫中上至贡品,下至每日吃食,都是有人层层把关,详细登记的求嗣法事。

“娇娇求嗣法事,这件事情到底是非你所为?”

德仁宫内,雍帝高高端坐在上面,目光深沉难测,脸部轮廓凌厉而严肃求嗣法事。说话的声音都没了往日的刻意温柔,低沉又醇厚,像极了平时在朝堂上威严的模样。

慕娇娇站在中央,失神地看着这样的李允,有光团静静地浮跃在其英挺的眉梢间,竟然有那么一些刺眼求嗣法事。

不禁收回视线,垂头看着脚下的千层软底珍珠鞋求嗣法事。这还是当时刚进宫的时候,他为了哄自己,特意从一堆上进的贡品中亲自挑选出来送至自己手中的,还说她就值得这宫中最好的东西。

今天听到传召,知道李允会在,又加之若儿一直在身边叽叽喳喳,所以她才会别别扭扭地穿上了这双鞋求嗣法事。

“我脚疼求嗣法事,要先坐下才能好好说的!”

慕娇娇在宫中一向不与他人一样自称本宫,只昂首直直地望向最上面的雍帝,语气娇气跋扈,妩媚明亮的双眸中都是理直气壮,丝毫不管不顾现下的处境求嗣法事。

雍帝与之对视良久,终是不敌,只能叹息着挥手示意下面的人道:“给珍贵妃上座求嗣法事。”声音顿了顿,又加上了句:“再放个软垫靠背。”

熙和二年的时候,珍贵妃在京城街道上突然惊马,周围的侍卫都没能及时拦住,导致其径直从马背上摔落,昏迷不醒求嗣法事。

待得珍贵妃被马不停蹄送入宫中的时候,雍帝慌乱得衣裳都没穿好,是生平前所未有的手足无措求嗣法事。再也等不及龙撵轿子,赤脚就从御书房奔至珍荣宫。

不仅是为了能尽快看到慕娇娇求嗣法事,也是怕她醒来见不到自己在身边,会害怕,说不定性子上来,还会不肯让太医诊断……

所幸后来没什么大碍,在宫中源源不断的珍贵补品和所有太医的悉心照料下,已经明显好转,也没有什么后患之处求嗣法事。

可是雍帝还是一怒之下,重重惩处了所有当日保卫慕娇娇的御前侍卫,降职数级求嗣法事。而且因着这余怕,雍帝每每都会不自觉地注意些慕娇娇腰背间的细节。

3

慕娇娇坦然地坐下后,还是不想说话,只歪头状似无聊地扫视着屋内两侧或嫉恨或幸灾乐祸的双双眼睛求嗣法事。

这些她早已再熟悉不过,根本就没什么新意求嗣法事。

双眼偷偷地瞄过一眼高高在上的男人,又迅速地缩回来,像是怕被发现似的求嗣法事。然后没过多久,又飞快地扫过一眼,再缩回来,简直就像是只淘气的小兔子。

以往她做出这样举动的时候,就是要李允能快点离开,早点带她回珍荣宫求嗣法事。

“娇娇求嗣法事!”

雍帝的声音愈加地沉下去,逼人的视线紧紧锁住正在做小动作的慕娇娇,仿佛隐隐有要动怒的征兆求嗣法事。

慕娇娇瞬间泄气似的低下眼眸求嗣法事,不耐烦地撇撇嘴,没好气地回道:“不是我就不是我!你们又没有证据,凭什么就说是我做的!”

“那珍贵妃敢说就从来没有过谋害皇家子嗣的心思吗求嗣法事?”

站在雍帝下首的皇后没能忍住,越矩的话急切地脱口而出,面对慕娇娇的面容也再不复往日的端庄大气,反而狰狞得莫名可怖起来求嗣法事。

慕娇娇有些呆呆地睁着眼睛看着皇后,刚想大声反驳,又觉得没有必要,还有些小小的心虚求嗣法事。

“她们的孩子我都不喜欢求嗣法事!可是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害……”

“珍贵妃事到如今竟然还在狡辩!来人求嗣法事,将莫嬷嬷带上来!”

皇后厉声打断慕娇娇接下来的话,直接就拿出常年掌管后宫的气势,让身边的心腹丫鬟直接带人上堂求嗣法事。

莫嬷嬷是自王府就跟着慕娇娇的老人,这些年是众所周知的忠心耿耿,可以说得上是她的左膀右臂求嗣法事。

后来进宫后就成了珍荣宫专门负责宫外采购的人,每每慕娇娇想要什么东西的时候,只需要随意地说上一声,都能得到满意的物件儿求嗣法事。

“前年的时候求嗣法事,贵妃娘娘……贵妃娘娘就命老奴在京城外偏远些的药房里,药房里,采购大量的麝香,说是有妙用……”

“后来求嗣法事,后来又命老奴偷偷说服各宫的几个宫人,将包有麝香的香囊衣物……”

苍老沙哑的声音颤颤巍巍的,不知道是紧张还是害怕,根本就不敢抬头,断续匍匐在地将话说得差不多求嗣法事。虽然最后仍有未尽之意,可是大概的意思已经足够让德仁宫内的众人听明白。

“你胡说求嗣法事!我没有!”

慕娇娇瞬时从座椅上跳下来,指着跪在地上的莫嬷嬷娇声呵斥,指责其凭空污蔑她求嗣法事。

“宫内的人都知道莫嬷嬷是你身边的老人求嗣法事,现在她都畏于欺君之罪招了,你居然还咬死不承认!那可是皇上的龙嗣,整整三条活生生的生命啊,你怎么下得去手?”

皇后完全不给慕娇娇解释的机会,说话时步步紧逼,恨不能立刻马上就能按照宫规处决了慕娇娇求嗣法事。

甚至于只要一想到那个午夜梦回的场景,她就激动得再也平静不下来,只想全程不错眼地映入脑海中求嗣法事。

慕娇娇根本就不将皇后放在眼里,懒得搭理,只仰头静静注视着雍帝,眼神清澈得如同泛波湖水:“李允,我从来没有要害过他们求嗣法事。”

嗓音低低软软的,是惯来受了委屈后找人撑腰的语气求嗣法事。

前朝后宫,向来只有这位自小便骄纵成性的珍贵妃,敢这样堂而皇之地在众目睽睽之下喊雍帝的名字,而且绝不会得到任何惩处求嗣法事。

雍帝在刚听到皇后汇报此事的时候,就赶在批阅完奏折之后连夜点灯熬了一个晚上,亲自将宫中所有有关的记录尽数仔细翻阅过一遍求嗣法事。

而且还把所有涉及到的宫人全部拷问过一遍后,终于确定这麝香的禁药不是其他宫内的人带进来的求嗣法事。

只有娇娇身边的人才有他的特许令牌可随意出宫采购,而不必上报求嗣法事。

“娇娇……不要对朕说谎求嗣法事。”

雍帝双眼定定地俯视着下首的红色娇媚身影,声音说不出的干涩,像是被什么卡住了求嗣法事。

他已经潜意识里认定了是慕娇娇,那一瞬的纷杂情绪顿时涌上心头,让他几乎就要承受不住,可还是强撑着想要继续听回答求嗣法事。

无人敢触犯的威严双目,对上跋扈不知错的娇美双眸,谁也不肯率先低头,在气氛压迫僵持的屋内兀自逞强求嗣法事。

4

眼底映入李允漆黑深邃,快要见不到底的瞳仁,恍惚间,慕娇娇想起十八岁那年初次见到他时候的场景求嗣法事。

京城的街头挤满了前来猜灯谜赢得彩头的人群,或结伴而行,或独自一人,都欢欢喜喜地四处打望,找看起来就大方的商贩,好最后可以抬高些彩头求嗣法事。

那时候的灯谜节啊,从京城的街头通彻至街尾,热闹喧吵,直嚷进人的心底求嗣法事。

各色的活动举办得都有声有色,有时候甚至还会出现有人为了争抢谜题当街打起来的现象求嗣法事。

慕娇娇抛下身边贴身跟着的丫鬟,径直跑向五街围拢着的人最多处的商贩,仗着身子娇小和巧劲,硬是挤进了最里面求嗣法事。

然后抬头一眼就望见了商贩摆在最中间的兔子灯,灯影斑驳对称,关键是里面的小白兔竟还是会动的,宛如活物一般求嗣法事。

她觊觎良久,可是自己又总是猜不中谜底,只好一直在旁边焦急地等着求嗣法事。

最后在确定夺冠之人时求嗣法事,悄悄凑过去,白嫩的小手轻轻扯住其人的袖子,小声道:“我想要这盏灯!”

语气娇娇,理所当然得极其坦荡求嗣法事。

李允回过头,皱眉想看到底是谁竟敢如此大胆求嗣法事。虽然自己不是很喜欢,可是到底还可以带回去给妹妹。

明眸皓齿,鹅脸娇媚,肌肤在摇曳的灯影晃动下愈发细腻无瑕求嗣法事。

“你……喜欢求嗣法事?”

李允第一次心跳得那样剧烈,在人声鼎沸的喧闹下还能清晰地听见感受到求嗣法事。

“嗯!”慕娇娇一看有希望,双眼顿时亮晶晶地望向面前这个很高的男子,然后重重地点了点头求嗣法事。

浮光月影中,娇娇的眼中只容下了李允假装深沉,实则微微慌乱的目光求嗣法事。

后来,慕娇娇就一直活在李允区别于旁人的纵容宠爱下,不管是当初的雍亲王,还是当今的雍帝,都能骄纵肆意求嗣法事。

可是现在李允的眼神……让她突然觉得陌生了求嗣法事。

“麝香是我让莫嬷嬷出宫采购的,你未出生的孩子都是我害死的,还有很多,很多……我自己都记不清的坏事求嗣法事。”

慕娇娇说完后,先是冲雍帝笑得娇软,然后就低头揉了揉自己的脖子,语气很是随意,仿佛就像是微不足道的一件事,根本无所谓求嗣法事。

雍帝听完求嗣法事,瞬间呼吸起伏急促,压抑的怒气再也克制不住,沉声呵斥道:“你为何要这样做!”

“因为……我就是不喜欢啊求嗣法事!”

慕娇娇嫣红的唇瓣勾得肆意求嗣法事,上翘的眼眸中隐约带着轻笑,只是那意味始终不达眼底:“娇娇可是很贪心的,想要独得恩宠,想要李允的身旁只我一人……”

这么多年藏在心里的话,终是借着这次的机会说出来了求嗣法事。

“求皇上为臣妾早夭的孩儿做主啊求嗣法事!”

正当雍帝望着慕娇娇恍神的时候,和嫔就柔弱惨白地扶着宫人的手,凄凄跪倒在屋内,边扶着肚子边哀声求道求嗣法事。

“皇上求嗣法事,还有臣妾的孩儿,求皇上……做主!”

这是端妃的声音,随在和嫔身后,语气也是悲痛难忍,让听者不由动容求嗣法事。

不过片刻,德仁宫内的嫔妃几乎都已经垂泪跪满求嗣法事。

皇后暗自满意地看着眼下的情景,能扳倒珍贵妃的机会只此一次,她们现在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求嗣法事。

只有除了慕娇娇,她们日后才能有出头的机会求嗣法事。

脸上迅速切换成焦虑急切的神色求嗣法事,皇后转身面对着雍帝,声音温柔又隐隐含怒:

“皇上求嗣法事,若是今日不予以珍贵妃惩处,怕是难以消融后宫嫔妃的愤懑不平,还有三位龙嗣的告慰天灵啊!”

语气似是公正严明,当得一国之母求嗣法事。

慕娇娇抬手抚着发鬓,静静地看着眼下这一出好戏,莫名觉得好笑求嗣法事。

一台好戏果真就是缺不了女人,黑的能说成白的,莫须有的事情,也能巧言捏造成不可推卸的事实求嗣法事。

“珍贵妃求嗣法事,你可知错!”

低沉带怒的声音自上面传下来,在寂静的屋内迅速地扩散求嗣法事。

珍贵妃?何其熟悉的声音,何其陌生的名号求嗣法事。

明明就是一场笑人的戏剧求嗣法事,为什么自己突然就有点想哭呢?

慕娇娇轻放在发鬓的纤纤手指缓缓移至眼角,没有湿润,还是娇嫩的干燥求嗣法事。

“若是皇上没有其他的事了,臣妾就先回珍荣宫了求嗣法事。”

慕娇娇垂着眼看向脚下的鞋子,边分神地轻笑懒散回应,边恍惚想着回去该要换下了求嗣法事。终归是年岁久了,再珍罕的东西也早已做旧,不适合再拿出来穿在脚下了,会硌到。

会硌得鲜血淋漓求嗣法事。

不知道是不是慕娇娇的态度激怒到了雍帝,还是因为谋害皇嗣的罪名真的让其前所未有地大怒求嗣法事。

雍帝就兀自紧紧盯着堂下的红色骄纵身影求嗣法事,额间青筋隐隐突起,然后一字一句地哑声道:

“慕氏无良失德,不堪为贵妃求嗣法事。自今日起夺去封号,发落至昏罗阁,没有朕的允许永远都不能擅自出宫!”

声音震震,在封闭的空间内响了又响,直像是要震进人的心底求嗣法事。

慕娇娇愣怔了会,然后才堪堪反应过来,茫然地抬起头看着前方的高大虚影,半晌浅浅地笑出声道:“臣妾知道了,以后……不会再出现在皇上面前了求嗣法事。”

深深地望过雍帝最后一眼,慕娇娇就垂首仿若没事人一般,娇笑着唤过身边的若儿,扶着自己旁若无人地回宫了求嗣法事。

5

这是发落至昏罗阁的第十五天,在皇后的有心授意下,慕娇娇和其贴身的丫鬟已几天没有吃过饭了求嗣法事。

常年吃惯了挑嘴的食物,对着御膳房送来的馊饭馊菜,慕娇娇实在是下不去嘴求嗣法事。

“若儿,把那块龙形玉佩拿过来求嗣法事。”

声音已经有些无力,很是虚弱,嗓子也有点隐隐的发哑求嗣法事。

若儿听到娘娘的声音,先是心疼,后又心中突地一喜,以为其终于想通,要去找皇上求情了求嗣法事。

就凭这些年皇上对娘娘的疼惜宠爱求嗣法事,只要自家娘娘愿意放下面子,皇上最后肯定是会不舍的!

等到若儿欢欢喜喜地打起精神,寻出那块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龙形玉佩递至慕娇娇手中的时候,却只看到自家娘娘仔细望着其出神的模样,完全没有想要动身的征兆求嗣法事。

若儿有些不解和焦急,可是也不敢擅自出声打断娘娘的沉思求嗣法事。

这十几日来,娘娘愈发地沉默,脾性再不如往日那般骄纵肆意,对于御膳房等人的故意使绊子,也只是蹙蹙眉,不会再多言其他求嗣法事。

慕娇娇终是没有去找过雍帝求嗣法事。

日子一天天地过,不过月余时间,整座后宫中仿佛都已经淡忘了曾经那个宠冠后宫的珍贵妃求嗣法事。

没有人提及,也没有人记得,好似就这样随着时间消逝在风中了求嗣法事。

可是该记得的人,永远都是会记得的求嗣法事。

“她……最近怎么样了求嗣法事?”

最近朝堂事务繁忙,雍帝已经接连数十天歇在御书房不眠不休了,只得空的时候还是会不由自主地问到慕娇娇身上求嗣法事。

这好像已然成了他生命中的一种习惯求嗣法事。

“才人谨遵御旨,自移居昏罗阁中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求嗣法事。”

笔尖顿了顿,雍帝愣怔地看着眼下的奏折,神思有些恍惚,脑中蓦然想起很多年前有人在耳边说过的话求嗣法事。

“那求嗣法事,我性子不够温婉贤淑,在家的时候父兄都是无条件纵容我的!你可是确定要迎我入王府?”

“你以后可不能像那些迂腐古板的男人一样求嗣法事,只想着让我整天待在王府里!阿父说了,我是明珠,就理所应当地要在人群中绽放出属于自己的光芒!”

“还有求嗣法事,以后不管我做什么,你都要宠我爱我相信我!不能凶我,不能不见我,不能欺负我!”

嗓音娇娇软软的,像是加了糖的棉花,又糯又甜求嗣法事。

“好求嗣法事。”

誓言犹自还在耳边回响,现下却已是物事人非求嗣法事。

雍帝拖着酸痛的脖颈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已经很晚了,明日……去昏罗阁中看看也无妨求嗣法事。

余光瞥见内侍欲言又止的神色,李允低声道:“有什么事就说,不用吞吞吐吐求嗣法事。”

“老奴也不知道该不该说,就是才人……前几日派人回珍荣宫拿了些纸笔求嗣法事。实在是太固执,没能拦得住。”

纸笔求嗣法事?

李允彻底停住手中的动作,思绪也好像一下子就回到了过去求嗣法事。

慕娇娇从小就随了她这个名字,脾性大,有什么也学不好,整日里只会在京城里到处胡闹求嗣法事。就是这世家女子都会学的簪头小字,她也是懒得练习。

慕大人与其夫人晚来得女,自然是捧在手里,放在心尖尖上,哪里又舍得强迫爱女去做她不喜欢的事?所以这事就一直拖着,没有提上过慕府的日程求嗣法事。

后来李允第一次见到慕娇娇的字,还是在王府中的时候求嗣法事。

歪歪扭扭的,上梁不正下梁歪,让那时的他颇感好笑,却也只敢逆着屋外的灿阳侧首扬起嘴角求嗣法事。

可最后还是被娇娇瞧见了,且自觉被嘲笑冒犯,往后再也不肯自己写字,乃至后来珍荣宫中的纸笔都被她命人抛弃到不知道哪个旮旯窝里求嗣法事。

“阿父前几日才写了信给我求嗣法事,说他和阿兄境况无忧,不日就能赶回京城……”

“李允求嗣法事,你再派人去查查看,是不是……是不是南疆前线传来的消息有误……其实,其实我父兄还没有死,只是没有和大军一起回来?”

这是慕娇娇第二次也是最后一次亲自写信,她写了一晚对父兄的思念,派人快马加鞭地送至南疆,却还没等送到,就听闻了其父兄战死沙场的悲痛消息求嗣法事。

慕大人死于熙和四年的秋天,也是李允首次看到他的娇娇哭得泣不成声,仿佛天地间再无家可归的雏鸟,凄凄可怜求嗣法事。

那个时候,在珍荣宫中,往日里严肃威严的雍帝只敢蹲下身体,小心翼翼地抱紧怀中的小人儿,手足无措地轻轻拍打慕娇娇的后背,笨嘴笨舌地小声安慰求嗣法事。

心里在揪着,生怕娇娇太过伤心,伤到身子求嗣法事。

“李允求嗣法事,是不是我不写那封信,阿父阿兄就不会出事了?”

慕娇娇睁着空洞通红的眼睛茫然地看着李允,语气委屈又自责,好像只有把所有的错都归结于自己身上,才能让她勉强接受这个死讯求嗣法事。

从小到大求嗣法事,最无条件包容自己,纵容自己,给自己在身后默默收拾烂摊子的父兄竟然就这般去了……

6

李允不知道为什么,心脏忽然就跳动得剧烈起来,仿佛就要破膛而出求嗣法事。

剧跳下伴随着阵阵心悸,让他根本不能忽略求嗣法事。

“来人求嗣法事,摆驾昏罗阁!”

沉稳的雍帝终究是失了理智,蓦然站起身体,眩晕着撑在桌案上高声冲外面的人喊道求嗣法事。

他不知道究竟有没有发生什么,可是现在他只有去昏罗阁看一眼,才能放下心求嗣法事。

还没有等龙撵落地,李允就迫不及待地急切加快脚步,往面前这座荒败简陋的屋子推门而入,隐隐泛着血丝的眼睛四处扫视,只为了找到那个自己放在心尖多年的娇人儿求嗣法事。

来的时候求嗣法事,就有念头划过脑海,他的娇娇从来没有受过委屈,如今已然罚过长过记性,就不要再计较了……

她那样的性子求嗣法事,现在心里面肯定打定主意不要再理自己了,肯定还会倔强地别扭着,说不定还会整晚气得睡不着……

明明从迎娶她的第一日开始求嗣法事,就知道他的娇娇是个骄横跋扈的人,自己也明明宠着纵着这么多年,为什么现在就能突然狠下心来将她夺了封号,发落到这里呢?

为什么不再多听听她的解释求嗣法事,或许那件事真的不是他的娇娇所为……

“娇娇……”

雍帝找寻一圈,没有看到慕娇娇,心中突如其来地竟有些害怕起来,声音还在细细地颤抖着,很久没有过的恐慌求嗣法事。

“娇娇……你出来求嗣法事。”雍帝踏着脚步缓缓地在昏暗的屋中游走,边走边轻声地喊慕娇娇的名字,“娇娇,都是朕的错,只要你出来……朕可以什么都不追究了……”

房间里空荡荡的,完全没有其他声音求嗣法事。

没有半点回应,寂静得可怕求嗣法事。

李允神情几乎就要失控,心悸的阵阵剧跳已经快要到极致求嗣法事。

请符咒、做法事服务——微信咨询具体内容

法事类型如下:

01.化解太岁法事——解太岁、谢太岁       02.升官晋职法事 ——官运亨通提升政绩    03.文昌考试法事—— 开窍聪慧考试顺利    04.偿还阴债法事—— 生债阴宅逢凶化吉   05.开财门补财库—— 增加财运助旺事业       06.助种生基法事—— 病魔缠身增寿增运   07.催子受孕法事—— 生子布阵子女满堂     08.开运转运法事—— 改运天命一帆风顺    09.催财发财法事—— 偏财运势正财持久    10.化解童子法事—— 姻缘顺利仙灵护佑   11.化解小人法事—— 化解小人防人陷害      12.小儿平安法事—— 驱邪回魂活泼健康  13.超度亡灵法事—— 祭奠亲人早登极乐     14.超度宠物法事—— 人类朋友转生脱苦   15.超度婴灵法事—— 打胎坠胎消灾除难    16.祈福许愿法事—— 许愿还愿祈求祈福

符咒类型如下:

01.财运符-增财运补财库开运   02.太岁符-化解不利顺利度过   03. 回心符-挽回感情增缘复合  04. 护身符-辟邪镇宅转运护身   05. 学业符 -魁星点斗文昌帝君  06. 开运符-开运转运驱除霉运  07. 桃花符-桃花早到月老姻缘   08. 偏财符-五鬼运财偏财运势  09 .小人符-化解小人是非口舌  10 .事业符-事业有成无往不利  11. 去疾符-药王化疾祛病消愈  12. 健康符-身心健康得偿所愿  13. 平安符-诸事顺利健康平安  14 .和合符-夫妻情感姻缘和合   15.定制符-心有所想 专属定制

本文链接:http://fuzhoufashi.org/index.php/post/24737.html

转载声明:本站发布文章及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文章来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